非常时期的“网课奇观”教室在云端,监督靠直播?

乐游网2020-03-06 06:29:253056

乐游网疫情之下,“停课不停学”!近期,全国各地中小学生陆续迎来“网络复课”。

突然把课堂搬上“云端”,把教室放到家里,学生、家长、老师的各种新体验和“不适应”,也注定将成为非常时期的一段非常记忆。

余苏在家拍摄孩子体育锻炼的照片 受访者供图

监督“网课”,家长们也是拼了

“网课第一天,各种慌乱,还差点在电话会议中翻车....。。”2月17日夜里,余苏在朋友圈更新了这条动态,而这是她陪儿子乐乐上网课的第一天。

乐乐是广州某中学初一学生,平日里,妈妈一直限制他接触电子设备。可如今要在家里网上学习,保证孩子的学习效率,成了余苏的心病。

17日早上8点半,余苏看着乐乐在学习平台签完到后才开始自己的工作。但没过多久,余苏就发现儿子的房间里没了老师上课的声音,她赶忙起身查看情况,乐乐果然正挂着上课视频玩游戏。

余苏拍下儿子在家上网课 受访者供图

“你干嘛呢?”余苏呵斥着儿子,彼时她完全忘了自己正在和客户进行电话会议,而这阵呵斥声也传到了对方手机中。

其实,为了监督儿子学习,短短2天时间,作为律师的余苏,很多本来井然有序的工作也都被打乱。

按照老师的要求,余苏每天都要在7点半叫儿子起床,接着要督促儿子打卡上课,并在每堂课结束后记录布置的任务,监督孩子完成再签字。若是遇到体育课,她还得在一旁拍下孩子运动的视频,再把视频上传老师检查。

事实上,因余苏的工作性质不必坐班,她已经比很多家长幸运。“我们家长群里不少父母都在说,孩子一个人在家上课,根本没办法全程监督,全靠孩子自觉很难保证学习。”余苏说,能让孩子尽快回到学校上课是很多家长的心愿。

何晨直播弟弟学习 直播网页截图

“既然家里没法监督,我何不把他做作业全过程直播出来,让全网一起监督?”家住湖北黄冈的何晨,则想出了用网络直播的办法来监督弟弟何旭的学习。

何旭正在黄冈某中学读高三,受疫情影响无法回校上课。“虽然学校有网课,但他自觉性不强,我们担心他对着电脑反而分心。”于是,姐姐何晨想出奇招:“把他做作业的全过程直播出来,让全网都看着,他有压力就不敢玩儿了。”

何旭在家学习 受访者供图

这也是何晨的无奈之举:“爸妈出去打工了,我也要自己在房间学习,家里还剩爷爷奶奶,让他们随时监督很难办到。”实际上,从2月17日何旭开始上网课,的确出了状况:“有时候就悄悄玩游戏看小说去了。”

为了更好地监督,2月19日下午,何晨就把手机对准弟弟,将他完成作业的过程直播了出来。“就好比一个摄像头对着他,他不用看直播也不用回复网友留言,只用知道有人在监督就行。”

罗欣老师通过改作业软件为学生打分 受访者供图

特级教师变“主播”

麻烦比想象中更多……

特殊时期推出网课,考验的不仅是孩子的自觉性和家长的耐烦心,变身 “课堂主播”对老师来说,也同样面临诸多挑战。

知道自己将在网络给学生上课,北大成都附属实验学校的数学老师罗珍,赶忙订购了话筒、前置摄像头等产品,并开始熟悉各种直播软件。

“头一次做直播,有点紧张。“ 对于角色的转变,罗珍有些不适应,为此博狗网好博 ,她专门学习网课教学视频,并对着镜子试讲过几次。同时,她也在短时间内学会并熟练操作录课和绘图等。

罗欣检查学生作业的正确率 受访者供图

然而,出镜上课远不是罗欣最大的麻烦,保证视频流畅、对学生有效监督都是问题。

“要适应网课模式,新的教案就要有趣。”为此,罗欣每次上课都会先出一道题引起讨论,再增设互动环节调动学生积极性。而其他老师则会自己拍小视频、做手工以引起学生兴趣。

至于课程直播的卡顿问题,罗欣介绍,目前采取的办法是分流:在一个平台进行签字监督、在QQ群集中回复学生问题、上课则在单独一个平台进行。

相比于罗欣直播上课的形式,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则采取录播上课的形式。据该校高三年级组组长、语文特级教师何杰介绍,自2月4日起,学校老师就陆续前往学校录制课程。

“一次课程30分钟,每次录完5堂课。”作为一名曾有网课录制经验的教师,现年49岁的何杰平均能在2个半小时完成所有录制。“但对着空无一人的教室,加一台摄像机,没有录播经验的老师往往要重复录几次。”何杰说。

此外,录课仅依靠老师单向传播,互动性也大为降低。为解决这一问题,何杰组织老师们建起微信群,要求学生每天在群里提出问题:“我们搜集问题进行课程补录,尽可能对症下药。”

何杰在微信群解答学生疑问 受访者供图

这样的特殊时期停课已不是何杰第一次经历。2013年非典时期,何杰所在学校也停止了上课,相比于过去,在何杰看来,今日的网课教学条件已经好了很多。

“17年前学生停课,老师能做的只是把作业布置下去。”但经验告诉何杰,只要学生能在家按部就班复习,对高考并不会造成太大影响。

坐在山顶冰冷的悬崖上蹭网学习。

“一个都不能少”

偏远地区孩子一样能上空中课堂

教师直播大型翻车现场、学生网上上课在线比心老师.....。。这些关于网课的激烈讨论里,那些远在偏远地区的孩子,是否也能参与其中?

前不久,一则关于陕西镇安学生在帐篷里上网课的现象引发网友热议。

据爆料,当地由于手机无信号,孩子只能到5公里外的山顶帐篷上网课。此后,当地宣传部门回应称,该地部分地方不通网络,该村一名村民在有信号的地方自建帐篷让自己3个孩子上网课,后邻居也把孩子送到帐篷里来上课。现该帐篷已拆除。

这样的新闻不止一例。在云南会泽县迤车镇,家住该镇的东陆高中高一学生向春东、会泽一中高二学生向春艳和陈明贵三人,为了找信号“上网课”,爬了3公里路在山头支起一张折叠小桌,搭建临时“露天教室”坚持学习。

这一幕被陪同的家长拍下,感动无数网友;也有人呼吁:感动之余,更需回应偏远山区孩子在疫情下的学习需求。

如何确保农村偏远地区的孩子也能享受空中课堂?此前,教育部在答记者问时已明确:加大对学习困难学生的帮扶力度,特别是农村边远地区留守儿童特殊群体的关爱、帮扶、指导【博狗网好博 】确保每名学生较好地掌握已学的知识和内容,然后再进行新的课程教学。

19日,教育部再次就困难学生上网课问题作出回应:中国教育电视台4频道空中课堂以《同上一堂课》形式,播出小学各年级课程,兼顾初三和高三学生学习内容。空中课堂已覆盖各省(区、市)特别是偏远农村网络信号弱或有线电视未通达地区。

《同上一堂课》视频截图

专家:要避免网课成“百家讲坛”式讲座

在确保大部分学生能进行网课教学的同时,也有人担心:“如何保证网络课堂达到实际效果,而非是师生机械完成教学任务?”

对此,被称为“中国慕课第一人”的浙江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翁恺认为:“无论是直播还是录播,网络课堂其实都能提供有效教学。”

他分析认为,比如录播,学生其实更能自主调节课堂节奏。“现在学生普遍以1.5倍速播放录播视频,但他们也会在关键点暂停记笔记,甚至回放反复理解。而这在线下课堂无法实现。

但在课程设计上,翁恺则提出,要从内容和形式上避免成为“百家讲坛”式的“讲座”课。“老师在讲课时,要有意识地提醒学生该记笔记了,而非全程都很舒服地坐着听故事。”

银川二中高一学生与弟弟通过云平台学习。受访者供图

此外,在师生互动层面,翁恺指出,网络课堂的交互,主要通过课内练习方式实现,如投票、测验、调查、讨论等。“课堂交互不是技术手段问题,而是老师是否真的愿意。”

在翁恺看来,有效的网络学习还需师生和家长的三方配合——

一来,老师要避免讲座式上课,多设计交互环节,安排课内互动。二来,家长要保证学习期间不受打扰,切忌在上课过程中投喂。对于学生,可通过一些行为保持在校心理状态,如穿校服、按时打铃等方式。

“只要三方配合良好,加上相应的辅助手段,相信网课同样能达到较高的教学水准”翁恺说。

相关推荐